• 陇南农业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这次,金融危机会来吗??——从美国金融危机的教训说起

    发表时间:2020-02-24 信息来源:www.birdsay.com 浏览次数:917

     

    昨日,上证综指下跌8.73%,接近美国次贷危机期间最大单日跌幅9%。金融危机会到来吗?比较美国金融危机或许会给我们一些启示。

    在过去10年源于次贷的全球金融危机中,三位目睹危机的美国重量级官员合写了一本书《灭火:美国金融危机及其教训》。这三位作者是:危机前后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财政部长保尔森和盖特纳。这本书从监管者的角度审视了金融危机的迹象、传播和政策反应。从历史中我们可以看到权力的兴衰。

    危机温床:金融体系的脆弱性

    在2008年全球危机之前,美国实体经济已经显示出迹象,而金融体系和监管框架却落后于金融市场的快速发展。具体来说,在危机爆发前,美国经济有以下三个特点:“首先,经济基本面已经疲软。在危机爆发前的十年里,生产率增长和劳动力增长放缓了一半。男性劳动力参与率继续下降;与此同时,贫富差距急剧扩大。收入最高的1%的人的收入在30年里增长了150%,而收入最低的人的收入增长不到50%。

    第二,金融体系逐渐变得脆弱。银行亏损相对较少的“平静期”持续了70年,这使得市场开始忽视金融体系的风险。从国家层面来看,美国的低储蓄率和高储蓄率导致大量海外资金涌入美国。美国政府部门负债累累。例如,家庭债务的比例已经迅速攀升至个人可支配收入的120%。金融体系的杠杆已经上升,并且过于依赖短期债务。由短期债务融资构成的金融资产比例迅速扩大,回购基金(一种安全的短期贷款)在危机前10年翻了一番。全球金融机构已经积累了36万亿美元的杠杆基金。影子银行发展迅速。在未偿债务中,银行的比例从1980年的69%下降到2008年的36%,而监管机构对非银行机构的监管并不严格。

    第三,金融监管框架混乱。在2008年的美国,没有一个金融监管机构能够负责维护和监控整个金融体系的安全和稳健。美国监管机构独立运作,监管体系充满官僚斗争。即使是监管最严格的商业银行,其监管职责也分配给了美联储、货币管理局、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和美国储蓄机构监管局。银行只能通过法律改革来选择自己的监管机构。这就是在危机早期破产的国家金融机构如何重组为一家储蓄机构,并接受最宽松的监管。然而,银行以外的情况更令人担忧。作为政府资助的企业,房利美和房地美基本上没有受到自己的监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投资银行的监管仅限于保护投资者的利益,而忽略了投资银行的风险。对消费金融市场的监管分散到各个机构,没有一个机构对此负主要责任。

    但与其说是监管机构的分散,不如说是监管原则的不统一。这些监管机构尚未建立基于提高透明度和降低杠杆的监管体系,但每个机构都有自己特定的监管重点。这使得金融机构能够用脚投票选择最符合自身利益的监管机构,即监管套利。

    危机传播:大肠杆菌效应

    大肠杆菌效应被污染的大肠杆菌污染的汉堡店吓得消费者拒绝所有汉堡,而不是试图找出哪些店、哪些地区和哪些肉被污染

    火焰:次级房地产抵押贷款违约

    照片来源:unsplash

    这本书认为次级抵押贷款不是危机的主体。次级贷款占美国所有未偿还抵押贷款的不到1/7,引发危机的违约和拖欠大多集中在浮动抵押贷款

    次级贷款之所以能成为导火索,是因为它是恐惧的有效载体。在危机之前,次级抵押贷款被复杂的金融工程设计得非常复杂和不透明,带有隐藏的杠杆。衍生品市场充满了成千上万的私人交易和他们建立的数百万份合同。在这个市场上,几乎不可能找出谁持有什么,谁欠什么。

    2017年夏天,美国国家金融服务公司现金告罄。投资者很难知道他们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是否违约。集体出售比发现单个证券更容易,也更安全。结果,债权人和投资者不仅出售次级抵押贷款,还出售所有与抵押贷款相关的证券。

    利差:整个抵押贷款市场被抛售

    此时,抵押贷款市场的恐慌开始蔓延,高质量的抵押贷款证券也受到影响。美林银行注销的79亿美元“不良资产”也受到了影响。这些“不良资产”主要来自优先抵押债务。由于公众对抵押贷款的恐慌,这些原本较为安全的资产已经大幅贬值。

    Fire:融资困难在整个信贷市场

    照片来源:UN Splash

    On年9月16日,一只在雷曼兄弟商业票据中持有大量头寸的货币市场基金宣布,它无法再完全偿还投资者并停止赎回。

    这和我们从余额宝拿不到的钱差不多。

    投资者担心会竞相从其他货币市场基金撤资,以达到2300亿美元。结果,货币市场基金减少了在回购市场购买商业票据和贷款。

    随后,实体经济受到致命影响。在此期间,即使是像通用汽车、福特和可口可乐这样的高评级实体也遇到了融资困难。这些大型企业失去了日常维护、向供应商付款和工资所需的短期资金,被迫削减库存,推迟向中小型供应商付款。由于货款延迟支付,中小型供应商不得不裁员。

    照片来源:UN Splash

    Crisis Response:Regulators Fight Fire

    在金融危机的早期,美联储和财政部就像毫无头绪的消防员。他们向任何危机中的市场注入流动性,并救助任何危机中的大型机构。然而,危机并没有减轻,而是加剧了。此时,美联储和财政部意识到两点:1 .美联储需要足够的权力来拯救市场。2.经济危机不是由不良资产引起的,而是由大众的恐慌引起的。

    “应对金融危机的最佳策略是确保经理们在形势变得非常糟糕之前拥有他们需要的工具。” P128

    作者仍对没有足够的权力拯救市场感到痛苦,认为政治官僚的斗争和复杂的批准和解决程序是美联储和财政部未能有效遏制危机的重要因素。

    让作者这样想的是金融危机期间发生的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拯救房利美和房地美。2008年7月11日,房利美和房地美面临巨大危机。这两家房地产抵押贷款巨头担保了美国四分之三的新住房抵押贷款。这意味着,如果房利美和房地美破产,整个房地产市场将崩溃。当时,没有任何政府机构有权将房利美和房地美收归国有,从而拯救美国房地产市场。

    第二件事是新人民军的营救计划。2008年9月19日,财政部长保尔森向国会提交了一份不良资产救助计划,授权财政部在未经其他部门批准的情况下购买7000亿美元的不良资产。9月29日,众议院否决了保尔森的不良资产救助计划。当天,S&P股市下跌9%,市值损失超过1万亿美元。

    虽然政府最终授权财政部完成救援工作,但保尔森仍然不满意,认为这些权力应该永远掌握在他手中。他说:“如果你口袋里有一把水枪,你可能得把它拿出来。如果你有一个火箭筒,而且人们知道你有,你不需要把它拿出来。”“只要不确定性依然存在,信心就永远不会恢复。” 《灭火:美国金融危机及其教训》 P113

    一次又一次的救助让监管部门意识到,仅仅通过向金融机构提供点对点的援助是不可能恢复金融体系的秩序的。只要人们对市场的恐慌持续存在,再多的钱也无法让市场恢复正常。为了消除公众恐慌,盖特纳计划让美联储(Federal Reserve)领导其他金融监管机构对每家银行逐一进行压力测试,以确定其在严重衰退情况下的潜在损失,并将其公之于众。那些未通过测试的银行将被迫接受政府的不良资产救助计划。为了应对政府不良资产救助资金的短缺,盖特纳允许私营部门参与危机中的银行救助,与政府资金共享风险和收益。

    2009年5月,压力测试结果发布,远远好于预期。19家最大的金融机构中有9家有足够的资金度过危机,而另外10家需要750亿美元的额外资本。最重要的是,美联储已经公布了基本数据和计算过程,市场普遍认为美联储是可信的。不到一个月,资金不足的公司几乎筹集到了所需的全部资金,市场恐慌终于有所缓解。

    危机后:跳出历史,回到现在

    这本书是由目睹危机的美国金融机构的一位重要主管写的。作为当时的利益相关者,我们无法避免内容主观性带来的利弊。

    优势在于本文从监管者的宏观角度来看待金融危机。许多人将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归咎于次级贷款。然而,在作者看来,次级贷款只是导火线。如果只有次级贷款被抑制,而不是集中在整个金融系统,下一次危机将很快以新的形式出现。许多人认为雷曼兄弟的破产是经济危机开始时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但笔者认为雷曼兄弟的破产只是昙花一现。不管它爆炸与否,它都不会影响破产前经济危机或破产后危机的酝酿。

    但是也有缺点。作为应对危机的最高监管官员,作者详细解释了美国金融监管体系的官僚主义和授权过程的低效。这不仅是一个内部人士的揭露,也不排除自卫的动机。毕竟,在这场危机中,监管者未能及时阻止金融大火的蔓延,使得美国的次级抵押贷款危机成为美国整个信贷体系的危机,影响到整个世界,新兴市场深受其害。毕竟,谁应对这场危机负责?华尔街大亨获救后不久,华尔街高管获得了丰厚的奖金,而美国监管机构则从中国国宝银行手中接过了这一职务。这本书里没有讨论,但值得思考。

    总结本书关于金融危机的教训,主要原因是过高的杠杆率、太多容易操作的短期融资、大规模监管盲点的影子银行、分裂的监管体系以及不透明衍生品的快速增长。

    谢天谢地,危机过后我们吸取了教训。

    危机过后,全球金融监管框架不断完善。《灭火:美国金融危机及其教训》规定,银行的最低资本要求应提高至三倍,对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要求应提高至四倍。多国监管机构加强了宏观审慎监管,包括银行压力测试和加强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监管。

    在我们国家也是如此。自2009年首次提出建立宏观审慎管理框架以来,中国一直对影子银行和金融衍生品市场保持相对严格的监管。近年来,住房贷款政策不断收紧,新的资产管理法规致力于解决嵌套式和杠杆式影子银行的问题。美国次贷危机的一个重要教训是,贪婪正在酝酿泡沫,监管的分裂导致无效的回应。相比之下,中国的金融市场估值相对较低,杠杆率保持稳定,不存在过度泡沫和金融体系脆弱性。的高效率

    这一流行病最严重的影响是消费行业和供应链的中断。这些事件造成的周期性经济损失是灵活的。然而,与疫情本身相比,群众是否对疫情感到恐慌并做出不合理的决策是影响经济的主要因素。

    不要恐慌是我们保证市场的好武器,你不这样认为吗?

    作者:杨栗

    封面来源:Unsplash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陇南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birdsay.com 技术支持:陇南农业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