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陇南农业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中国经济30年频遭猪搅局或因政策过度干预

    发表时间:2020-01-20 信息来源:www.birdsay.com 浏览次数:1092

     

    改革开放30年来,宏观经济经历了8次生猪价格波动,其中4次涨幅超过50%。为什么不能在一个人口超过12.3亿、年消费量超过5000万吨的大市场上培育稳定健康的养猪业?

    7月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6月份统计数据显示,中国6月份消费物价指数同比上涨6.4%,达到36个月来的最高水平,猪肉价格上涨57.1%,对消费物价指数上涨贡献21.4%。三天后,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确定促进生猪生产持续健康发展的政策措施,减缓生猪生产周期性波动,防止大起大落。

    这是温家宝总理两周内第三次询问猪肉价格。“猪周期”影响中南海,“猪”伤害宏观经济。此前,温总理分别于7月3日和9日前往辽宁和陕西进行深入研究。人们对去年肉类价格的暴跌记忆犹新,但猪的价格在一年后达到了历史新高。为什么肉的价格波动很大?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遭遇养猪问题?为此,对“生猪生产周期性波动”进行了深入调查。

    生产和消费都受到了“伤害”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连猪肚也从去年的7元多涨到了14元一公斤。”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的个体户龚世福说,“20年来从来没有这么贵过。猪肉价格就像过山车。”猪肉价格“过山车”,在学术界被称为“生猪生产周期波动”,被称为“生猪周期”。也就是说,业界普遍认为猪肉产业的发展规律是:猪肉价格飙升,母猪存栏量增加,生猪供应量急剧增加,肉价下降。农民淘汰了大量母猪,猪的供应减少了,肉类价格又上涨了.

    农业部生猪波动规律研究小组的一项研究显示,从改革开放到2007年,中国生猪生产呈现波动性增长趋势。1985年、1988年、1994年、1997年、2004年和2007年,出现了六次明显的价格波动,主要标志是同比增长10%以上。其中,1988年、1994年和2007年出现了三次大的波动,价格同比上涨50%以上。

    研究还表明,从生产和价格波动的历史情况来看,波动的平均周期约为6年,上升和下降的平均周期分别约为3.5年和2.5年。由于当时的剩余劳动力和规模的加深,生猪周期一度呈现出下降幅度的趋势。

    然而,自2007年以来,猪肉价格又经历了两次波动。猪周期明显缩短,周期约为3年,幅度增加。尤其是2011年春节后,猪肉价格持续上涨,形成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第四次大波动。此外,由于价格低廉和去?晖诘囊咔椋衲曛砣饧鄹裢壬险?70%。

    "猪对人来说很贵,对农民来说很便宜."邹长义是一个低收入家庭,住在南昌市青山湖区上海路北部住宅小区,是一名下岗工人,明显感受到了压力。“为了让上学的两个侄子和侄女能够跟上营养,他们每周买一次肉。即使他们买肉,他们也不敢买瘦肉和排骨。他们只敢买五香或剁碎的肉。”

    与此同时,10公里外的江西省新建县鸡公山养殖小区的农民邹洪兴对本报表示:“虽然现在价格很高,但我认为我们已经赚了很多钱,最多相当于去年的损失。”他说,去年9月,他的养猪场受到疫情影响,母猪损失超过30%,体重30 ~ 60公斤的猪死亡率接近50%。

    一般来说,生猪产业链由许多环节组成,包括生猪养殖、生猪屠宰、猪肉深加工、饲料加工、生猪研究和猪肉销售。对于小农户来说,因为他们位于产业链的下游,风险承受能力弱,“猪周期”对他们最有害。“这么多年来,他们失去的越来越多,挣的越来越少。今年的价格上涨实际上是在弥补

    事实上,猪肉价格的周期性波动并非中国独有。江西省畜牧局信息中心主任钟新富告诉本报记者,当他2010年访问德国时,一位德国养猪户告诉他,一只猪赚得更多时可以赚40欧元,亏了时可以赚20欧元。“事实上,它们的波动很大,所以价格波动实际上很正常,但是中国猪肉的波动太大了。”

    今年猪肉价格上涨的原因包括疫情,疫情减少了母猪存栏数,自由放养的农民撤离,饲料成本增加了10%,劳动力成本增加了25%,仔猪成本增加了一倍,以及最近货币过度的副作用,所有这些都导致了猪肉价格的上涨。这也是以前所有“猪周期”的共同形成因素。然而,就养猪业本身而言,受访专家认为,肉类价格的大幅波动暴露了中国养猪业的三个“软肋”。

    首先,疫情加剧,加剧了价格波动。近年来,高致病性蓝耳病、猪瘟、口蹄疫、流行性腹泻等疾病相继出现。除了活猪的直接损失之外,这种流行病还导致患病母猪流产或死产,并严重降低育肥猪的生产性能。最大的问题是养猪户的心理恐慌,导致大规模家庭在没有弥补损失的情况下离开市场,而散户投资者则干脆退出。

    近日,蓝耳病尚未消退,受访专家开始担心一种新的流行病:今年猪的流行性腹泻已经开始影响广东、河南、四川、湖南等地。这种流行病直接导致母猪只生一两只小猪,仔猪成活率极低。许多农场的仔猪死亡率甚至高达30%。

    其次,规模层次低,组织层次低。我国养猪生产单位多,结构复杂。以生猪主要生产地江西省为例,钟新富表示,如果把每年投放市场的500多?分硭阕鞔蠊婺>鞯墓婺K街换嵩?60%左右,而且最近以每年10%以上的规模速度增长。业内人士认为,当大规模农业占市场80%以上时,猪肉价格将稳定下来,“猪周期”的幅度也将稳定下来。

    每次价格周期性波动,都会出现“临时农民跑得快,规模化家庭跟不上”的现象。农业部已经调查了全国20个主要养猪省份。2007年7月,散养农户生猪数量同比下降20.5%,大型养殖场生猪数量同比增长7.3%。在这种波动中,自由放养的农民迅速撤离已成为一个主要特征。“零售心态”加剧供求变化。

    此外,虽然中国生猪养殖业有很多生产合作社,但规模往往很小,经营也不规范。它通常只有一个功能,如培训课程。相比之下,西方有很好的生产合作组织。例如,丹麦猪合作社提供了80%的市场供应。他们通过合作社、生猪统一养殖、饲料统一生产、药品统一调配、屠宰厂甚至银行联合经营等方式组织“计划生产”。为了降低风险。

    第三,市场信息不对称,没有相应有效的信息预警机制。“虽然政府近年来一直在加强信息预警和监测工作,但仍存在许多问题。”钟新富坦率地说,由于生产单位数量多、普查困难以及抽样和测试中的误差,很难收集基本数据。

    由于税收、流行病信息和政策红利等自身利益因素,生产商和地方政府无法保证数据的真实性和有效性。开展具体业务的政府部门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缺乏相应的激励机制。猪的生长周期很长,需要至少提前3个月被警告,这比工业信息警告更困难。

    防止过度干预刺激

    历史经验表明,起伏往往是相互因果的,起伏也不好。从短期来看,猪肉价格的上涨向养猪户发出了一个信号,即他们的收入正在增加。目前,有关部门出台了多项促进生猪生产的政策,并给予补贴,这只会让扩大生产的信号更强,为下一轮过剩生产奠定基础。华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谭燕文建议,“政府应该防止生产过度扩张,避免产生新一轮盈余。”让市场回归市场,政府负责政府事务江西省上高县农民李净洋根据自己的饲养经验向记者建议,要从根本上缓解“猪循环”,必须加大疾病防控的科研投入,培育和发展规模化生产,提高组织化程度,建立和完善完整有效的信息预警机制。

    记者走访农民,发现在他们看来,生猪价格的周期性涨跌是可以容忍的,而流行病的风险是最无奈和最令人担忧的。一些农民报告说,由于一些乡镇没有足够的资金建造冷藏设施来储存疫苗,免费疫苗在向农民分发的过程中是无效的。

    接受采访的专家建议,政府应该增加对疾病预防和研究的资助,以提高疫苗免疫覆盖率。通过深化兽医管理体制改革,建立和完善质量安全保障体系,完善疫情监测、疫情报告和疫情处置体系,“如有可能,政府应支持养猪企业开展科学实验和研究,加大对影响社会公共安全的疾病控制的投入。”

    吴铁雄认为,稳定欧美农产品[17.12±8.42%份额的方法是采用国家补贴:例如,欧盟对每公顷农地的补贴是300-350美元,美国补贴是100-150美元。应尽快为养猪业全面实施政策性保险制度,并为养猪业,特别是大型农场提供补贴贷款。

    "我们既不能帮助大的也不能帮助小的,更不用说撒胡椒粉了."在李净洋看来,这项政策应该有利于中等规模的农民,并用奖励代替补贴。具体而言,它应支持约500头产量的小农户发展到1 000-3 000名中等规模农户。同时,还应重视质量,例如,通过发展专业合作组织,提高自由家庭的组织程度;通过发展饲养区,提高规模化饲养水平。

    完善生猪监测预警系统,制定相应的激励机制,确保信息采集的有效性。王济民说,“目前,农业部已经对200个县(包括100个主要县和100个非主要县)、2000个乡镇的6000户家庭进行了监测,但误差仍然相对较大。主要生产县的数据相对准确,但非主要生产县的样本量相对较小,应至少达到500个县的规模。将误差控制在5%以内更合适。”

    7月1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减缓生猪生产的周期性波动,出台了一系列促进生猪生产的政策措施。相关专家表示,“这些措施是否适合本案的补救措施,是否能有效,是否不仅能解决当前价格过高的问题,还能防止未来价格下跌,仍需要时间来检验,人们将拭目以待。”

    梅干菜炒毛豆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陇南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birdsay.com 技术支持:陇南农业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