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陇南农业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中昌数据年末惊雷:孙公司失控 控股股东陷入债务危机

    发表时间:2020-03-13 信息来源:www.birdsay.com 浏览次数:1256

     

    调查│年底打雷!这家上市公司有多少个隐藏的矿井?42,000名股东呢?

    控股股东仍深陷债务危机,上市公司现在公布了重大业绩。

    经过多年的动荡,中畅的数据又一次走到了悬崖的边缘,它的命运已经无法控制。最新消息,易美汇金称,在前三个季度贡献了中畅数据近60%净利润的孙公司已经“出逃”。

    12月5日晚,中畅数据突然宣布,由于公司2019年预审计工作的失败,公司失去了对易美汇金的控制权,这将对公司2019年审计报告的审计意见产生影响,并将对公司产生重大影响。

    坏消息突然来了。12月6日早盘,中畅的数据大幅走低。投资者显然有出售的意图。

    对于公司的42,000名股东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但事实上,中畅数据的潜在危险早已被埋藏。

    就在两个月前,众昌数据的控股股东三生鸿业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被司法机关冻结。

    三生鸿业,一家过去知名的房地产集团,已经遭遇了债务危机。今天,中畅的数据显示,太阳公司的伊美汇金失去了控制,这可能被描述为增加了问题。

    和中畅数据面临的不仅仅是这两个问题。

    上海新闻记者注意到,中畅数据的另一项核心资产博雅立方也面临业绩压力,但该公司在前三个季度没有详细披露。商誉减值损失一旦在年度业绩中反映和计提,可能会进一步影响公司的业绩。

    四年前,在航运业苦苦挣扎的ST中畅选择了融入数字营销领域,这是大数据行业中“最接近金钱”的领域。结果,该公司脱下帽子,换成了中畅数据。

    然而,三季度报告的利润指标,一旦风口过了就容易停滞,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中畅数据前期收购的资产出现了问题。既然控股股东本身正面临债务危机,而孙汇金也失去了控制,中畅的数据这次能幸存吗?

    太阳公司失去对闪电业绩的控制

    伊美汇金是一家于2018年1月被中畅数据收购的公司,当时该公司收购了其55%的股权,并将其置于全资子公司上海裕昌的名下。

    然而,2019年10月24日和11月25日,中长数据向易美汇金派出首席财务官。易美汇金忽视了首席财务官的存在,使其无法履行工作职责,公司也无法在首席财务官这一重要岗位上履行监督和控制职责。

    公司进一步核实的关键来自媒体报道。近日,中畅数据注意到相关媒体报道易美汇金预付款大幅增加且异常。媒体质疑易美汇金预付款的资金流向,质疑易美汇金预付款给江苏卡其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北京高盛同创科技有限公司的合理性

    众昌数据已与易美汇金总经理博雅(自然人,下同)及相关管理人员多次沟通,但公司未收到对方的任何回复。目前,公司无法核实易美汇金预付款的真实性和合法性。

    11月29日,中畅数据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易美汇金总经理博雅和财务经理曹旭芬:公司聘请的沈重中环团队将于12月3日进入易美汇金,开始相关的预审工作,并要求他们准备相关的财务资料并予以配合。12月3日,审计委员会审计人员抵达易美汇金,但财务人员不予配合,审计人员无法进入现场开展审计相关工作。

    12月4日,上市公司财务部人员和沈重中环审计人员再次到达伊美汇金,但财务人员仍然拒绝合作。

    基于上述情况,中畅数据认为公司已经失去对易美汇金的控制权,并预测如果2019年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将对公司2019年财务报表产生重大影响。

    影响有多重要?这可以从易美汇金一期的经营业绩看出

    更奇怪的是,2018年6月20日,易美汇金55%的股份被转让给上海宇昌。直到一年多后(即今年10月),中长数据才将其财务总监派往易美汇金。易美汇金过去一年的财务数据真实吗?

    由于此事的重大影响,上交所已迅速向中长数据发出询证函,要求该公司披露前期被该公司收购的几家公司的失控情况和现状的各种细节。

    由于2018年收购的资产已经失控,之前收购的其他资产中是否有隐藏的矿藏?

    另一项核心资产也“暴跌”

    据记者调查,中长数据先后收购了三项核心资产,博雅立方(全资子公司)、云科网络(全资子公司)和易美汇金(持股55%),均为数字营销行业。

    除了刚刚披露的10亿美元外汇外,其他资产也出现了问题,第三季度出现了各种迹象。

    2019年前三季度,中长数据实现营业收入23.55亿元,同比增长9.35%;净利润2830.6万元,同比下降70.89%。

    如此巨大的利润下降对投资者来说是意料之外的。当2019年半年度报告于8月31日发布时,该公司还预计第三季度报告不会出现亏损或重大同比变化。

    出乎意料的性能下降,问题出在博雅立方上,它是中昌数据的核心资产之一。尽管三季度报告没有披露其子公司的具体财务状况,但从企业所得税支出的变化可以看出这一点。

    今年前三季度,中畅的数据所得税支出为574.2万元,同比下降52.45%,甚至低于上半年的992.4万元。这意味着第三季度中畅的所得税支出为-354.22万元,而该公司给出了博雅立方业绩下滑的原因。根据税法规定,所得税费用为负,表明上市公司当期发生亏损。

    2019年第三季度所得税费用

    2019年半年度所得税费用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博雅立方拖累了中畅数据的整体表现。那么,博雅魔方在第三季度开始赔钱了吗?

    今年上半年的数据可以提供一瞥正在发生的事情。今年上半年,中畅数据合并报表的净利润为6148.56万元,而前期收购的三大核心资产的净利润分别为333.54亿元(全资子公司)、云科网络(全资子公司)和易美汇金(持股55%)。当期净利润分别为2514.9万元、6388.59万元和2763.98万元,而在母公司利润表中,上市公司当期净利润为-2245.4万元。

    如此,如果云科网、易美汇金及上市公司母公司的净利润表现与第三季度上半年一致,博雅立方第三季度可能出现亏损,甚至抵消云科网和易美汇金同期的利润,与上半年的利润形成鲜明对比。

    此外,中畅数据在第三季度报告中还表示,由于部分经营业绩下滑,经营计划不如预期,预计全年净利润将出现亏损或重大变化。再加上博雅立方第三季度的表现,其全年表现可能会出现亏损。

    事实上,这是博雅魔方实现其性能承诺后的第一年。在2016年重组期间,博雅立方的承诺业绩是2015年年中至2018年(扣除配套资金募集效益前后的较低者)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000万元、6000万元、8100万元和1.05亿元。在实施过程中,博雅立方体的绩效承诺完成率逐年下降,2018年的完成率甚至只有96.7%。

    现在,当业绩承诺期结束时,博雅立方开始在业绩上“变脸”,这不仅会影响上市公司目前的业绩,还可能

    由于数字营销公司独特的商业模式,很容易通过隐蔽手段实现超强的业绩。许多上市公司在2014年和2015年大规模收购了数字营销公司。然而,到2017年和2018年,这些以前的“热蛋糕”已经迅速改变了它们的表现。应计商誉的减值直接导致上市公司的年度亏损,有些甚至“濒临死亡”。作为当时的“活动家”,中畅数据现在也有类似的问题,这让人感叹。

    控股股东陷入债务危机

    上市公司受到严重影响

    房子漏水发生在晚上。众昌数据的数字营销业务薄弱。然而,公司控股股东陷入债务危机,这将进一步影响上市公司的业务发展。

    近日,中畅数据再次宣布,三生鸿业及其联合演员陈力军的股份已被冻结在等待名单上。

    事实上,关于三圣鸿业股份的冻结(或等待冻结),中昌数据仅在10月份就发布了几项公告。申请冻结股份的主体包括自然人、房地产公司、金融机构等。冻结的原因都是贷款纠纷或贷款纠纷。从最初冻结部分股份,到冻结全部股份,再到不断等待冻结,似乎预示着三生鸿业的债务危机正在升级。

    根据三圣鸿业官方网站的数据,经过多年的发展,公司已经成长为一家投资型、集团化的民营企业,在房地产开发、科研大数据、海洋投资、城市建设、现代生活服务等行业都有多元化发展。它拥有30多家下属公司,业务遍及全国。随着产业布局的多元化,三生鸿业的债务风险逐渐显现。今年9月,该公司被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者,并被贴上“老赖”的标签。

    根据中畅数据公告,三圣鸿业及其实际控制人的计息债务总额为347亿元,其中逾期债务50亿元。由于三生鸿业的债务违约,以及三生鸿业及其实际控制人被列入不诚实执行人名单,存在债权人要求提前偿还三生鸿业及其实际控制人未到期债务的风险。债权人宣布提前到期的债务为50.57亿元。三生鸿业共提起11起重大债务纠纷诉讼,累计诉讼金额22.27亿元。共发生4起债务纠纷执行案件,累计金额13.11亿元。

    中畅数据控股股东危机加剧,也引起监管部门高度关注。上交所此前发布的监管工作函再次要求中长数据全面核实股东的债务情况、实际控制权、管理、资产安全等情况和存在的风险问题,同时要求公司全面、准确、真实地披露控股股东股份司法冻结信息,尽快核实控股股东逾期债务。

    今年以来,中畅数据账本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呈下降趋势,2018年底达到2.23亿元,2019年第一季度末达到1.2亿元,第二季度末达到7400万元,第三季度末达到4100万元。

    持续下降主要是由于两个原因。首先,今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量为负,前三季度分别为-1.1亿元、-7,000万元、-4,600万元,表明经营活动现金流量持续流出。第二,公司筹资活动的净现金流在第二和第三季度分别为负1.06亿元和-1.61亿元。

    事实上,公司筹资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为负值,这与控股股东的债务危机不无关系。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控股股东和关联方向上市公司提供了多笔担保贷款,总额超过9亿元。上半年,流动贷款偿还额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陇南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birdsay.com 技术支持:陇南农业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