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陇南农业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五四运动与《新青年》话语体系的演变

    发表时间:2020-02-19 信息来源:www.birdsay.com 浏览次数:1549

     

    该观点认为,随着五四运动的发生和发展,《新青年》的话语体系逐渐向马克思主义传播转移,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广泛传播和中国共产党的建立提供了丰富的思想理论资源和实践经验。

    《新青年》杂志创办于1915年9月。1919年5月1日,它出版了第6卷第5期,即《马克思主义》。1919年11月,《新青年》在中断了六个月之后,恢复了第六卷第六号。随着五四运动的发生和发展,《新青年》的话语体系逐渐转向马克思主义的传播,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广泛传播和中国共产党的建立提供了丰富的思想理论资源、人才积累和实践经验。

    《新青年》杂志揭开了中国近代启蒙的帷幕,为五四运动的发生和发展提供了思想资源。在其出版之初,

    《新青年》杂志的目标是“指导年轻人的培养”。陈独秀等人并没有以此为目的干预现实政治生活,而是有意识地与之保持距离。他们试图通过“宣扬新思想、新道德、新文学”来改造“旧思想、旧道德、旧文学”,从而“创造新人”,为“新政治”奠定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说,《新青年》杂志离政治并不远,而是要在思想文化方面改变民国初年的政治基础,重塑中国的政治生态和政治环境。《新青年》用来改造中国人和培养新人的思想资源来自欧洲启蒙运动时期的社会政治思想和哲学思想。

    从1915年9月到1919年5月,《新青年》杂志被称为“民主与科学”的旗手,“民主与科学”成为这一时期《新青年》杂志的主流话语体系。在这个话语体系中,英美自由和民主、法国平等和博爱、公平和正义占据主导地位。平等与民主、公平与正义、人权观念与人民解放、自由主义、公民教育思想等。影响了中国青年知识分子的认知,给中国青年知识分子带来了巨大的思想解放和冲击。中国先进青年批判东方文明的颓废和不堪,向往西方文明,幻想有一天西方的繁荣和进步能够在中国实现。

    《新青年》杂志汇集了中国先进的青年知识分子,培养了五四运动发生和发展的主力军。

    1917年初,陈独秀北上到北京大学担任高级文科学生,《新青年》杂志编辑部也搬到了北京。从那以后,杂志《新青年》依靠北京大学新任命的教授,高举“民主与科学”的旗帜,在全国年轻人中赢得了越来越多的声誉。《新青年》第4卷第3期刊登了一则通知,明确告知读者《新青年》杂志是由北京大学的同事共同编辑出版的,并成为真正的同事杂志。考察当时《新青年》的编辑人员和作者队伍,可以发现北京大学的新教授是绝对的主力军,如陈独秀、胡适、李大钊、刘半农、钱、鲁迅、周作人、沈、高、陶、等。都是《新青年》杂志的主要撰稿人。虽然直接参加五四运动的人不多,但他们的影响不可低估。陈独秀是北京大学文科四年级学生,在北京各高等院校享有很高的声誉。胡适提倡文学改良,实践白话和白话诗,开创了中国古代史和中国哲学史的研究,是青年学生的偶像。李大钊是一个忠诚善良的人,掌管着北京大学的图书馆,深受学生们的喜爱。从《新潮》 《每周评论》等报刊的创办可以看出这一批教授对北京大学学生的影响。五四时期着名的学生运动领袖罗嘉伦、傅斯年、许德珩与陈独秀、胡适、李大钊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杂志《新青年》没有明确呼吁学生运动,但是杂志《新青年》的编辑影响了他们

    杂志《新青年》于1919年5月出版了《马克思主义》。这个数字发表了李大钊的《新青年》(上),还有顾孟雄、双灵、袁泉等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文章。然而,即使是后世也常常把《新青年》作为系统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开端,而此时《新青年》所发表的关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文章只是在批判和质疑中介绍马克思主义理论。这充分表明,马克思主义是“五四”以前中国思想界的众多思潮之一,还不是人们改造社会、改造中国的思想武器。五四运动后,《新青年》杂志出版了第6卷第6期,并继续出版《我的马克思主义观》(下)。虽然《我的马克思主义观》杂志没有发表大量关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文章,但歪曲和误解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文章不再出现在《新青年》杂志上。1920年5月1日,《新青年》年第7卷第6卷第一次纪念了五一节。这表明《我的马克思主义观》的视野已经从关注“人”的年轻学生转移到社会底层的“工人阶级”。在同一时期,《新青年》也聚焦于中国各界对“第一次亚伯拉罕中国宣言”的回应和讨论。这意味着俄罗斯革命开始逐渐被中国人所知,并激起了中国人民对俄罗斯苏维埃的向往。从此,“十月革命”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真正进入了《新青年》话语体系,成为其演变的最终方向,推动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广泛传播,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奠定了思想基础。“五四”运动影响了《《新青年》》杂志的方向,在中国诞生了第一批马克思主义者。1920年初,陈独秀离开北京去了上海,《《新青年》》杂志编辑部也搬回了上海。陈独秀坚持在上海办杂志,并开始利用陈望道等人。他的思想逐渐倾向于马克思主义,而他在北京的同事们所坚持的自由主义、文学和哲学的方向不再是《新青年》杂志的主题。

    陈独秀离开北京的直接原因是他在五四运动期间上街散发传单,这是北洋政府不允许的。在这种情况下,陈独秀回到上海重新开始,《新青年》杂志的出版方向也随之改变。此外,五四运动后,中国各行各业都认识到西方文明的虚伪性和彻底改变中国事务的必要性。1920年初,李大钊在北京发起成立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所”,指导青年学生学习和宣传马克思主义,鼓励他们进厂工作。中国先进的青年知识分子逐渐转向马克思主义,成为中国第一批马克思主义者,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奠定了组织基础。

    回首一百年,如果说“十月革命一枪把马列主义带给中国人民”,那么五四运动就是一个扩音器,它放大了十月革命的枪炮声,促进了马列主义在中国的广泛传播。《《新青年》》杂志的话语体系从关注意识形态和文化的逐渐转变,转变为重建社会秩序的激烈革命,这显示了马克思主义在五四时期中国传播过程中的历史作用。

    (作者:湖北大学分中心、湖北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湖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新青年》,2019年5月2日,第5版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陇南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birdsay.com 技术支持:陇南农业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