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陇南农业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投资养殖场躲不掉两大外部关系

    发表时间:2020-01-21 信息来源:www.birdsay.com 浏览次数:1957

     

    俗话说,天气不如合适的地方好,合适的地方不如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对于养猪场的投资,这句话显然是适用的。

    今天是星期几?总之,市场环境和疫情;什么是地理位置?育种的地理位置和基础设施条件;人是什么?内部人事管理,对外关系交流。

    从某种意义上说,市场形势不好,设施差,这最多会影响养猪场的效益。这是多挣少赚的问题。然而,不良的内外关系,尤其是不和谐的对外关系,可能决定养猪场的生存。

    投资养殖场躲不掉两大外部关系

    《游刃有余:谋求天时地利人和养殖场的外部关系篇》记者金鹏和李丹本文发表在2011年蔡宝殿畜牧版侵权调查

    政企关系:大型农场不能隐藏

    老戴在江门一个镇上建立了一个有100头母猪的农场。谈到政府部门,他笑了:“他们没有困扰我,我也没有困扰他们这么多年。”他的意思很明显,作为一个小农场,他与政府没有好坏关系。“我不要求政府做任何事情,我只是希望政府部门不要干涉正常的运作,谢天谢地”。在水产养殖业中,大多数中小型养殖场主都有这样一种潇洒的心态,能够真正应对。然而,这种态度不适用于大型农场。由于环境保护、防疫等因素,任何拥有数百头以上母猪的养殖场,都必须纳入政府部门的日常监测范围。小农场可能仍然是自由的,而大企业希望避开政府,这是一个奢望。

    脾气暴躁的刘声称遭受了这种痛苦。他在珠江三角洲的一个地方饲养了数百头母猪,这个地方被认为是当地的一个大型饲养员。然而,他的性格相对诚实坦率,不善于与官员打交道。有一段时间,当地乡镇政府部门经常去他的养猪场检查,一旦发现他在饲料中添加四环素和其他药物,他就被处以重罚。他非常沮丧。后来,刘得知“麻烦”是由他的“无知”造成的。当地政府曾经向大型养猪场收取企业卫生费,而刘先生等人的养猪场根本没有注册为企业。他匿名向媒体和上级政府投诉,迫使乡镇政府放手。然而,政府领导人最终怀疑他,所以他们仔细检查了他的养猪场,最终发现了他的错误。刘对此感到愤慨:“我别无选择,只能养我的猪,惹上麻烦。”他非常担心长期骚扰。企业与政府部门之间的关系往往处于神秘的境地,甚至有许多灰色地带不在桌面上。然而,在当今复杂的中国,大型农场必须考虑这一方面。一旦这场大游戏与当地政府发生冲突,它可能会面临许多困难,甚至在拆迁运动中首当其冲。

    大型农场在与地方政府的和谐关系中有许多优势。消息灵通是第一大好处。近年来,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出台了各种养猪扶持方案,扶持资金不断流动。业内许多人坦率地承认,由于各种实际原因,政策和内部信息的变化首先掌握在政府官员手中。与地方政府关系良好的大型养猪场最先获得申请支持的机会,这已成为业界的事实。梁先生在广州的一个小镇从事水产养殖,最近正在寻找一个地方,并准备饲养数百头母猪。他非常重视与基层政府的关系。他坦率地说,农场规模扩大后,可能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麻烦。从实际角度来看,首先要做的是为农场找到一些保护措施。至少没有人在找麻烦。他透露,一些有着特殊背景的养猪场甚至可以在外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中生存下来:去年,某个地区规划了一个禁区,并大规模拆除了养猪场,但今天仍有一个大型养猪场在运营.

    村企关系:村民很容易发现缺点。

    如果维持上层社会的关系看起来模棱两可,学会与村民和睦相处也是一种有中国特色的生存方式。大多数养猪场远离城镇,必须租用农村村民的集体土地。然而,农村的集体环境相对复杂。即使一个村子里只有一部分村民对养猪场不满意,也可能会扰乱养猪场。事实上,由于投资和其他原因,许多农场确实对周围环境有一定的影响。然而,许多村民也有动机借大企业造福他们的村庄。由于各种原因,大型养猪场和村民之间的冲突很容易爆发。村民可以采取各种骚扰方式,比如抱怨、堵门、挖路或切断电源……简而言之,一旦冲突开始,养猪场往往会成为损失最大的一方。中国是一个重视人情和潜规则的社会。人越多,法律法规有时就不能起到很好的协调作用。养猪场只能依靠自己的灵活性。

    据农财报记者报道,为了改善村企关系,许多大农场不仅支付比普通小农场更昂贵的租金,还承担了许多额外的活动。例如,广东东部的一家大型农业公司遇到了这样的尴尬,比如向村里孤独的老人献爱心,为村里修建桥梁和道路,给村委会送礼。该公司前养猪场负责人甚至被撤职,因为他未能处理好各种当地关系。该公司新任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公司是新成立的,与周围村民的关系并不十分和谐。“附近村民和养猪场工人之间的战斗经常发生。最令人头痛的是,通往养猪场的唯一桥梁现在已经摇摇欲坠,村委会现在要求公司进行修复。负责人说,破旧的道路和桥梁已经被沧桑覆盖,该公司已经向村委会表示打算共同修复桥梁。然而,村民委员会要求公司单方面承担所有费用,理由是“全部由贵公司使用”,并提供了20万元的首付款。这位官员说,“形势有点严峻”。公司认为单方面承担费用有点牵强。此外,村委会似乎有意“吃”一笔钱,所以和对方谈论这件事很不愉快。

    然而,村民步行或驾驶摩托车过桥,这不是问题,而拉饲料和猪的车都是大卡车,从长远来看,这肯定会造成问题。这位官员说,“现在村民们甚至在桥的两边都建了混凝土柱,以防止汽车经过。”。他们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修复这座桥,村民委员会就会张大嘴巴,不停下来。道路绕行,山路危险,需要重新修复。最终,公司只能找上级村委会的管理部门来协调和处理此事。“但是积累的怨恨也积累了。村民们进入养猪场是为了不同的原因制造麻烦:猪粪污染了他们的家,家里的苍蝇和蚊子不断切断养猪场的电源。”负责人说村委会一点也不在乎。面对所有这些骚乱,养猪场只能冷静下来,努力平息局势。

    搞好排污是良好关系的基础。

    事实上,在政企关系和村企关系中,养猪场除了要了解对方的需求外,还需要自己找出原因。如果一个人的条件很好,只要不超出法律要求,对外关系就相对容易处理。目前,在大多数情况下,养猪场与政府之间的冲突主要是由禁止饲养牲畜的拆迁风暴造成的。然而,养猪场和村民之间的纠纷除了租金和合同纠纷外,主要是由污染引起的。可以想象,将来当环保压力越来越大时,养猪场首先要做的无疑是做好污水处理工作。政府担心养猪场会污染环境,而村民则担心

    从谈判到毕业典礼,江门广三宝花了两年多的时间。他们根本没有就村民们提高的租金讨价还价并达成一致,但他们仍然遭受挫折。他们原本和a村谈判,但是a村的村委会刚刚改变,村民们意见不一,所以他们又和邻近的b村谈了一次。在带领b村的村民参观了广三宝其他养猪场的环保措施后,b村的村民一致认为他们刚刚成功签订了约800亩土地。孙杨佩说,这个农场将饲养3000头母猪,每年将有大约头商品猪投放市场。为了合理排放污染物,该场地不仅将采用许多新技术,还将按照泰国郑达的模式建造29,000立方米的大型沼气池,成本至少为300万元(按照传统技术可花费600万元)。

    在这种新型沼气池中,粪便发酵时间将从普通沼气池的7天延长到40天。孙杨佩坦言,并不是每个企业都愿意或能够投资环保设施。这就决定了在未来,农业企业和外界之间会有许多纠葛。

    不同的养猪场有不同的情况

    村里的中小农户规模小,对环境污染小。然而,当地的码头已经成熟,村民们一般不会发现任何麻烦。农场和政府之间的关系相对宽松。当地有大中型家庭的人规模很大,当地村民一般不明确地找他们的麻烦,但可能会因为排污或私人纠纷而私下抱怨。老板多少有些政治资源。

    有官方背景的农场要么重组为国有企业,要么得到官员的秘密支持。此类农场与政府关系密切,将占据大量政策资源。他们一般与普通村民关系不大,但可能会受到官场地震的影响。例如,抓获茂名市委书记牵涉到当地一家养猪场的主人。外资农场往往来自产业转移,在当地没有深厚的基础。一旦他们遇到投诉或政策变化,他们将首当其冲。他们需要交朋友,协调与各方的关系。

    辣爆肚丝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陇南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birdsay.com 技术支持:陇南农业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