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陇南农业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水产养殖过程中发生病害到底应该找谁来治?

    发表时间:2020-01-20 信息来源:www.birdsay.com 浏览次数:815

     

    编者按:水产养殖过程中发生病害到底应该找谁来治?“惠州92亩鱼塘一夜之间死了20万斤鱼”,“湖北奇死350万斤斑点叉尾苗”,“四川死了1万斤鱼”.自从进入水产养殖高峰期以来,各种鱼类死亡事件频繁发生,死鱼数量惊人。

    主要饲料企业、渔业医药企业、科研机构、专家学者赶赴死鱼现场寻求补救措施。在引起业界广泛帮助和关注的同时,我们应该发现许多农民对鱼类疾病和药理知识知之甚少。

    在整个行业中,值得反思和警惕的是

    谁是鱼病的解药?

    在互联网上,在主要的水产品论坛上,总是可以看到农民寻求帮助“我的鱼生病了”、“池塘里的情况很严重”、“谁来拯救我的鱼”和“如何控制发病率和死亡率”.作为一个水产养殖者,听到农民死于鱼类疾病总是非常痛苦。然而,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水产养殖疾病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每年高达数百亿元。

    越来越频繁的疾病爆发让我们悲伤,我们不禁想知道,谁来治疗农民的鱼生疾病?

    ■兽医从业人员:缺乏机构维护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于1998年1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中,《动物诊疗》第六章有明确规定。

    从事动物诊疗活动的机构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一)有适合动物诊疗活动的场所,符合动物防疫要求;(二)有适合动物诊疗活动的执业兽医;(三)有适合动物诊疗活动的兽医器械和设备;

    (4)有健全的管理制度。

    从《动物防疫法》不难看出,只有两类人员有资格诊断和治疗鱼类疾病:有执照的兽医和具有农业部认可资格的农村兽医。

    让我们来看看张钟秋,前农业部兽医司司长,现在是中国的首席兽医,他解释了执业兽医和农村兽医的现状:

    首先,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动物,拥有超过20亿头牲畜和150-160亿头家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水产养殖国家。

    其次,我国的高水平兽医是在政府机构和科研机构,而临床一线人员的教育水平相对较低。例如,只有51.6%的乡镇畜牧站工作人员在大专以上,只有5.5%的村防疫人员在大专以上。同时,兽医的职业行为也很不规范,没有统一的标准,容易被误诊误治,甚至随意治疗。

    第三,我国兽医机构和人力资源管理仍然存在许多不足,特别是基层兽医机构和队伍。历史遗留问题很多,地方财政压力很大,尤其是中西部地区。

    正是由于上述问题,才必须建立一个官方兽医系统。

    "在公众看来,对兽医职业仍有一些误解."前国家首席兽医康震在第一次兽医会议上说。他希望今后“加大宣传力度,通过公开认证设置更高的准入门槛,不断强化专业特色,改善社会形象,提高社会认可度”

    对此,农业部调整的核心是将执业兽医作为准入门槛。“例如,兽药企业的销售人员今后必须根据注册兽医开设的场所向农场销售产品。例如,许多当地畜牧业系统甚至提议禁止兽药企业的业务人员直接向养殖企业销售。”张钟秋解释道。

    2005年,《关于推进兽医管理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年(国发〔2005〕15号),国务院首次提出“逐步实施兽医公共关系

    虽然执业兽医在我国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在水产养殖领域,离成为农民患病后就医的首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专家学者:心脏承受不了,“当我们处理水生疾病时,我们都是不朽的!”

    针对业界相关专家和机构“无所作为”的现象,如果中国着名鱼病专家陈长福教授说日本国土面积很小,正在进行病原调查,但像我们这样大的国家却无所作为,希望相关工作能尽快开展。

    记者在江苏射阳黄沙港鲫鱼精耕细作区采访了华中农业大学水产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全国着名鱼病专家陈长福。

    据了解,为了进一步研究鲫鱼鳃出血,他还在这里建立了一个鱼病防治实验室。

    陈长福认为大规模死鱼现象已经在世界各地上演,但媒体过去关注太少。以黄沙港为例。自2009年以来,每当鲫鱼鳃出血爆发的季节,仅黄沙港养殖区每天就有30万斤死鱼被拖出。

    陈长福向记者分析了当前鱼类疾病高爆发的背景。

    首先,中国没有很多被污染的水源。其次,长期以来,养殖鱼类被迫食用缺乏某些营养(甚至微量元素)的饲料。第三,鱼苗质量的急剧恶化表现为抗病能力的恶化。第四,中国的水产药物不符合标准。第五,我国从事水产养殖的人员素质不高。

    总而言之,陈长福认为,没有好水、好食物、好品种、好药物和能干的人,几乎不可能保证我国的水产养殖鱼不会生病。

    陈长福还强调,在研究层面,没有向水产养殖业提供切实可行的防控技术和方法。管理层没有有效的管理和控制措施。多年来,事实证明,我们的管理只停留在“科学用药”的口号上。这种管理方法不会有任何实际效果。使用层面的问题甚至更加严重,水生药物的使用基本上是无序的。然而,在中国的现实中,这些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

    "如果养殖鱼类真的发生疾病,农民找不到任何人是没有实际意义的。"当记者问及应该找谁来治疗这种鱼病时,陈长福的回答有些尖锐。他说,即使饲养者找到执业兽医、相关专家和教授,这也可能是无用的。“因为如果不能掌握病原微生物对各种药物和质量可靠的药物的敏感性数据,执业兽医、专家、教授等各种职称的人可能就没有能力预防和控制鱼类疾病以及水产养殖业本身。如果这些人是诚实的,面对鱼类疾病,他们肯定会束手无策。如果他们不诚实,他们肯定会再次扮演“神”的角色

    陈长福特别解释道:“原因其实很简单。受过丰富教育的医生能否治愈病人的疾病并不完全取决于他的知识和专业技能,而是需要许多外部条件。例如,这位医生必须有准确可靠的体检结果。还必须了解病原微生物对药物的敏感性。更需要有可靠质量的药物。然而,中国的执业兽医、农村兽医、专家、教授等。面对养鱼业的疾病,他们不具备这些基本条件。”2014年12月9日,深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向广大水产品经营者发出警告:水产品中的药物残留,特别是含有违禁药物的,可根据“两高”司法解释直接判刑。像其他农产品一样,水产品安全也是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政府部门大力打击水产品中的非法药物残留,反映了当前水产养殖业中的“钓鱼药物”问题,这一问题正逐步受到“关注”。

    近日,记者从农业部了解到,河南盛福龙动物制药有限公司、新乡柏杨牧业有限公司白兰医药分公司等7家企业有一项或多项违法行为,如未取得兽药产品批准号生产兽药、在兽药产品中非法添加其他成分、未在批准的兽药gmp车间生产兽药、生产的兽药质量不符合规定等。广西凌薇动物制药有限公司于2014年通过提供虚假材料和样品获得兽药产品批准号。根据《动物防疫法》和《执业兽医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农业部决定撤销上述7家企业《动物诊疗机构管理办法》及其兽药产品的批准文号,撤销《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并对责任人处以终身不从事兽药生产经营活动的处罚。广西凌薇动物制药有限公司2014年获得氟苯尼考粉等16种产品兽药产品批准号被撤销。

    "入境门槛低,原材料来源不均衡,药品和保健品之间的区别也不清楚。"根据几个行业来源,生产的源头是渔业医药行业的混乱。

    从类别来看,渔药属于兽药类别,但它们独特的应用对象和应用环境与兽药有很大不同。事实上,缺乏完整的游戏规则已经将整个渔业药品生产行业置于“混乱”阶段。然而,渔药生产混乱的直接原因是“小作坊和小公司对利润的贪婪追求”。

    随着水产品质量和密度的提高,对渔药的需求也在增加,用药量也在增加,农民的成本必然会上升。因此,“价廉物美”的渔药已成为农民的迫切需求。当有需求时,就会有好处。物美可以先放在一边。低廉的价格往往成为许多小工厂和地下工厂的“核心竞争力”。大量“三不”产品和违禁药品遍地开花。也有一些实力或资质不足的制造商专注于“利益最大化”,并提出原材料选择或捕捞药物成分的问题。

    老赵,成都市新津县水产养殖者,拥有20多亩鱼塘,主要用于鲢鱼和鲤鱼的混养和分层养殖。当市场好的时候,就要进行鱼苗培育。“我养鱼这么多年了,我还有自己的一套鱼药。有时候我能比那些去塘头卖鱼药的人说得更好。此外,我仍然相信附近的鱼类专家和镇上卖鱼药的人的推荐。”说到捕鱼药物的选择,老赵说得对,“最重要的是控制水质。如果发现鱼生病了,即使买回来治疗,它也会丢失。”然而,偶尔也会有失误。有时一批鱼都会死。除了不能按时偿还赊销的饲料和渔药外,家庭生活也会受到很大影响。“不过,老赵说,这种情况很少见,并没有发生在他身上,但在村上他们身上发生过。

    当记者问老赵鱼塘里的鱼是否安全时,老赵支吾道:“这要看经验。我说不出科学真相。然而,我养的鱼必须是安全的,我们通常自己吃。当记者问及陈老赵平时养的鱼是否考虑到抗生素和其他药物的残留时,陈非常无奈:“事实上,我们很关心食品安全和人民的健康。也许有一天我们的饮食会是我们自己发明的不合格产品,但是我们无能为力。抗生素和其他药物的使用是被迫的,我们的农民希望制造商或鱼病专家将做出巨大努力来研究和钻研水产养殖中迫切需要解决的疾病的渔药,并降低价格。“

    经销商和农民专业素质不高,缺乏资金和技术支持。面对生存的问题,他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沿着老路“乱七八糟”。至于该行业是否混乱,滥售药物或滥用药物是否会导致混乱,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

    在最近的鱼类死亡事件中,不难发现首先只有媒体和饲料公司来到了农民手中。

    200,000斤鱼在广东惠州一夜之间死亡,在业界引起了轩然大波。有许多种怀疑。一些人认为这是故意中毒,另一些人认为这是自然或人为的。在各方意见相左之际,通威集团董事长刘汉元首先安排行业专家前往事故现场。仅在一天之内,这个谜就被解开了,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帮助遭受重大损失的农民。

    从惠州等死鱼事件开始,饲料企业成为处理和后续补救行动的主体。按照目前的形式,依靠强大的售后和技术服务团队,只有通威等行业的龙头企业才能有这样的勇气和效率。

    特别有趣的是同伟今年3月推出的在线交流平台通心粉社区。通心粉社区已经将水产行业的各个领域详细划分为几个部分。其中,鱼病防治、行业重点、养殖模式、鱼价等板块非常受欢迎,平均每天访问量超过30万次。

    惠州死鱼事件当天,通心粉社区关注相关媒体报道,论坛迅速展开热烈讨论。与此同时,同伟董事长刘汉元也注意到通心粉社区的消息。因此,刘汉元总统立即组织部队前往现场营救农民的鱼塘。

    此外,通心粉社区连续3天跟踪报道死鱼事件,持续关注死鱼事件的原因分析,专家提出解决方案,并实施应急措施。这不仅有效地整合了信息,使农民对新闻事件本身有了更系统和全面的了解,而且还向其他农民传授了最有效的技术知识。可以说,虽然同伟救了老张,但也帮助了更多农民的朋友。

    一些专家指出,死鱼事件爆发后,遭受损失的农民受到了各界人士的关注。一些大型水产养殖相关企业还专门组织专家小组,从远处向家中发送援助对策。许多水产技术人员帮助养殖者找出死鱼的原因,并通过各种渠道提供应对技术和方法。虽然这些热心的行动不再能够弥补农民因大量死鱼而遭受的经济损失,但水产养殖业同行的关注至少会让这些遭受重创的水产养殖经营者感到他们并不孤单,并给受伤的心灵一些安慰。饲料企业和渔药生产企业都重视水产养殖动物疾病的防治,这是一件好事。饲料企业和渔药企业如果真正定位于解决问题的技术服务,利用自身的技术优势,为水产养殖生产者控制水产动物疾病提供良好的服务,是值得尊重的。与此同时,也有一些业内资深人士担心,如果这种“服务”被用作招徕饲料和渔药使用者的招牌,甚至“吊羊头卖狗肉”,将会成为一个问题。

    就我国水产养殖业的疾病防控环节而言,饲料企业扮演着深水炸弹和消防队的角色。一方面,他们受利益驱使;另一方面,饲料工业是整个水产养殖链中最发达的,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但是,从长远来看,国家应该在流行病防治、渔业医药企业承担更大责任、提高农民自身素质和养殖技术方面取得全面进展。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有效地预防和控制水产疾病,真正确保我们水产养殖生产健康安全的食品。

    ——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陇南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birdsay.com 技术支持:陇南农业网 | 网站地图